偶發的思量
不打算思考已經

「法……


嗯?


「法蘭西……


誰?誰叫我?


「法蘭……法蘭西斯!」


被呼喚聲驚醒,一睜開眼睛法蘭西斯就看見安東尼奧高舉著手一副正要揮掌的模樣,不過在看見他睜開眼睛後就悻悻然地放下,似乎還可惜的嘖了一聲。

滿頭黑線,法蘭西斯看著他放下手,陰著臉問,「安東尼奧你剛打算做什麼阿?」

「沒什麼呀,因為法蘭你怎麼叫都不醒,我才打算用稍微激烈一點的手段叫醒你嘛!」

揮了揮手要他不要在意,安東尼奧毫不心虛地笑。

「你所謂的稍微激烈一點就是打巴掌嗎?我說這叫什麼稍微阿!你要是把哥哥這張俊臉給打腫了可是會有人哭的喔!全天下的女人都會為此傷心落淚的喔!」

關係到他愛之如命的臉蛋,法蘭西斯徹底的激動了,不過安東尼奧卻哈哈地笑著敷衍過去。

「你那臉皮厚得跟鐵皮一樣打個幾下沒事的啦,而且絕對不會有人哭的放心吧!」


去你的!


法蘭西斯差點激動地罵出髒話來,不過就還是勉強冷靜下來,才發覺奇怪。

「說起來……安東尼奧你怎麼會在我家?大半夜的你來擾人清夢做什麼,哥哥的睡眠可是很重要的,要是明天早上起來哥哥完美的臉蛋上有了黑眼圈該怎麼辦阿。」

自戀的撫上自己的臉頰,法蘭西斯認真地擔心起明天早上自己的俊臉會不會出現什麼瑕疵。

沒想到安東尼奧反而一臉奇怪地看著他,「你在說什麼夢話阿法蘭?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有新郎會在儀式開始前睡著的耶。」

 

聽見安東尼奧的話,法蘭西斯愣了。

「什、什麼?新郎?

「怎麼啦,結婚儀式都要開始了你才想裝傻,你該不會婚前恐懼症現在才發作吧?」安東尼奧打趣的笑話著他。


法蘭西斯終於發現不對勁了,他仔細的上下打量了安東尼奧一番,相較平常隨便的農夫裝,他穿著一件深灰色的西裝,連討厭的領結都好好地打在脖子上,莊重的一副要去參加婚禮的模樣。

法蘭西斯趕緊低頭,就發現自己穿著著白襯衫配著米白色西裝,領口鑲著金邊,胸前還別著朵純白的鳶尾,不就正是新郎的打扮嗎?


哥哥我是新郎?


終於意識到這件事,法蘭西斯驚悚了,「等等、哥哥我明明就像平常一樣喝了杯紅酒就睡了,為什麼一醒來就要結婚了!?」

重點是新娘是誰?如果不是美人,那哥哥不就虧大了!


不、我想你搞錯重點了……


「這不是你自己決定的嗎?你真的睡昏……」

還沒來得及說完,氣沖沖闖進來的基爾伯特就打斷了他們的對話。

「安東尼奧你搞什麼?不是叫你來帶法蘭出去,你怎麼也跟他耗在這裡!」

想起剛剛被拿著平底鍋威脅的情況,基爾伯特忍不住嘖了一聲。

真是的,伊莉莎白那個男人婆……就算穿著禮服也一樣粗魯!

他咬牙,無謂地在心裡辯解,本大爺才沒有看呆呢,絕對沒有!

絕對是遷怒,基爾伯特拉了兩人的手就把他們給拖出房間。

「新娘都要進場了新郎還不出現,你這婚是還要不要結阿法蘭西斯!」

 

「所、所以說哥哥我到底什麼時候說要結婚了啊!」硬被拖到了神父面前,法蘭西斯還想掙扎,就聽見婚禮進行曲的音樂聲奏起。

「等等!一定有哪裡搞錯了!哥哥我怎麼可能——…………」抗議的聲音慢慢低了下來,法蘭西斯征愣地看著紅毯另一端,一身潔白捧著捧花步來的新娘,取而代之的是一聲不敢置信的呼喚。


——貞德?」


一步步堅定地向他走來,蒙著白紗卻依舊看得清面目的女子,似乎是聽見他的呼喚,抬起原本低著的頭看向法蘭西斯,頰邊帶著羞怯的嬌紅,露出幸福的笑容。

背著教堂門口照射進來的光線刺痛了他的眼,但是見到她的笑容,原本還傻著的法蘭西斯也笑了。

 


——阿阿阿……我的聖女、我的新娘……

 



當法蘭西斯睜開眼並回過神來時,就發現自己還是躺在床上,剛剛所見的一切都不復存在。

窗外照射進來的陽光狠狠的刺痛了他的眼,他忍不住抬起雙手覆於眼上,感覺手心微涼的溫度,還沒發現前,眼淚已經流了下來。




哈、原來……是夢阿。




掌中幻夢 fin.



哈囉大家,好久不見!

距離我上次更新已經是四個月前的事了,發現這點真令人吃驚...

最近的活動力低得像無尾熊一樣呢...還真是應了我國中時的綽號哈哈...對不起不好笑T-T

我還是有在寫的喔!

只是努力地想改進自己的寫作方式...雖然還是看不出自己有進步。

這篇法貞是我構思了很久的作品,雖然貞德只有少少的出場戲份,卻占了全篇最重要的地方!(本來就是法貞嘛)

一直很喜歡法蘭西斯跟貞德之間的關係,這場註定的悲劇,就是他們讓每個人都心動的地方吧...雖然心也很痛。

這篇想表達是法蘭西斯的一些想法,大概就是——我沒有忘記,最痛苦的是我依然還是那麼想你。

雖然很不好意思結尾有些倉促,畢竟本來的構想是篇短漫,不過我果然沒有畫圖天分,還是想辦法寫成文了...希望沒有太難看懂(跪


 燃歿  2011/12/05 發表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燃歿(Ranmo) 的頭像
燃歿(Ranmo)

沈歿世今

燃歿(Ranmo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舞澈
  • 看了...確實感動到了...
    就算沒太多的文字,也能看出法蘭西斯心中的那份感情!
  • 能看得出來?能感覺到?
    太好了!謝謝你!
    我真的很擔心我沒辦法表達出那份埋在心裡最深處、沉甸甸的感情。
    看到你說能看出來,我很開心,謝謝!

    燃歿(Ranmo) 於 2011/12/08 20:14 回覆